德甲

康菲渤海漏油事故追踪河北乐亭养殖户艰难维

2019-08-14 19:42: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康菲渤海漏油事故追踪:河北乐亭养殖户艰难维权 “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的危害远比想象的要大,对于乐亭的养殖户而言,事故带给他们的可能是灭顶之灾。 再过1个月,就要到成品海参的收获季节了。但荀绍斌不敢对丰收有丝毫奢望,他唯一能够期盼着就是康菲公司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赔偿,以挽回他的养殖损失。 两年前,在河北乐亭浪窝口投资的63亩海参养殖池是他第一次在养殖产业领域的投资,本打算在今年(海参的生长周期一般是两年)首战告捷,但最后惨遭亏损,而这一切或都肇始于“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 新金融曹晓龙乐亭报道 养殖户遭灾 6月底开始,荀绍斌就发现海参出现异常死亡现象,7月20日前死亡数量达到高峰,“去年也有海参在养殖过程中死亡,但一般都在5%以内,这是正常死亡率,今年海参的死亡率显然太高了,达到了50%以上”,他对新金融说道。 之前,他在养殖区看到“油花子”,到了7月就更明显了,海水中有颗粒状漂浮物出现,还能闻到油味。 开始发现水产死亡的时候,他以为海参患上了传染病,多次请人也看不出原因,只能买药试试,同时他还加快了养殖区更换海水的频率。不管他如何折腾,都没能遏制海参死亡的势头。 这时,他开始怀疑水产死亡是不久前媒体报道的“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泄漏原油污染导致的。 据媒体报道,7月27日,唐山市海洋局在丰南近岸海域(距离陆地6海里的海面上)发现黑色油污块群漂浮带(约3500m长、30m宽)。中国海监丰南海监大队迅速按技术规程提取了3个油样送检。7月28日在乐亭县老米沟河口东侧沙滩发现的少量已经风干的直径约0.5厘米的油颗粒。经对这两处送检的油样进行油指纹鉴定分析,结果均为燃料油。 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近日发布报告称,辽宁绥中东戴河浴场沿岸长约4公里岸段发现少量零星油污颗粒,直径1至3厘米,呈不均匀带状分布;河北京唐港浅水湾浴场西侧约300米岸段发现零星、已风化油污颗粒,直径1至4厘米。经中国海监北海区检验鉴定中心分析鉴定,两处油污均来自蓬莱19-3油田。 被漏油事故波及的河北京唐港浅水湾浴场正处于乐亭县海域境内。 今年58岁的荀绍斌共投资了两个养殖池总计63亩海参养殖区,除每亩地3万元的土地成本,还需要20万元的建池费用;再加上投入的近5000斤苗,一斤苗200元到240元不等,以及两年来的水电、药品、水草等等约30万元费用,他的投入已高达300万元,其中多数为向亲戚朋友筹借而来。 “今年赚钱是没戏了,肯定赔,只是赔多少现在还不好说。”他无奈地说道,一家人都指着养殖挣钱,就目前来看,损失至少在200万元以上。 荀绍斌所遇到的情况在当地比比皆是。 王海文:养殖30亩海参,目前亩产不足三分之一;王勇:养殖50亩海参,死亡70%,现在水面上还能看到油污痕迹…… 值得注意的是,不光是这些养殖户,育苗户也连带遭受了打击。 据当地一家名为“伊晓林海参育苗室”的负责人告诉新金融,目前该地区海参苗供应很是紧张。 “育苗室用的也都是海水,4月份的时候,育苗状况很好,但6月份以来,就发现海参产卵总不成功,小苗也纷纷出现死亡.。7月份的时候,竟然育苗室里面发现油污。”据她所说,海参苗一般每年供应两季,由于目前育苗大面积死亡,下半年的海参苗是出不来了。 “咱这地方就要面临缺苗问题,即使从外地买苗,但如果不把海水污染解决好,存活率还是有很大问题。” 亟待定责 8月初,荀绍斌很巧合地与赵京慰律师见了面。当时赵京慰正在当地做环境污染情况调研,两人的见面也就此拉开了以荀绍斌为代表的河北乐亭、昌黎近200养殖户向康菲石油公司索要赔偿的序幕。 “7月份媒体披露油田溢油事故,我就比较关注,因为我是环境资源部的律师,对这很敏感。后来媒体说乐亭养殖户损失,我说这个污染范围扩大得很快,很严重有必要去现场调研一下。”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环境与资源法律部主任赵京慰对新金融说道。 赵京慰回忆,8月初在现场看到岸边的沙滩上颗粒状的比较黑的小沥青快,但不硬,但是一捏沥青块就碎在手上,化成油状。 调研之下,赵京慰便起了帮助养殖户进行法律援助的念头,与律所商量后,便发起成立“环渤海水产养殖维权律师团”,为当地养殖户开展公益维权活动。 “一方面看能不能通过法律,帮助养殖户挽回一定损失;另外是希望能促进环境保护法的真正实施。” 据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初步估计,目前其所接受委托的养殖户遭受的经济损失过亿元。 “严格说对损失不能算是评估是预估评估是专业的评估机构根据用科学的方法来测算。我们只不过先行预估下养殖户的损失,仅就我们盈科提供的不到200养殖户的委托服务金额就过亿。”赵京慰同时强调:“在环境污染赔偿案件中,受害养殖户如果想要得到赔偿,其中一个关键环节就是要证明所受损失与漏油污染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按照我国法律规定,在环境污染侵权案件中,适用举证倒置,由康菲公司来举证这种因果关系。如果康菲公司无法证明渔民损失与漏油污染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那么法院可以推定康菲公司存在侵权。但一方面康菲公司掌握着技术上、信息上的巨大优势,另一方面渔民证据保全意识相对很弱、举证能力也很有限,因此一旦康菲公司举出证据证实渔民损失与漏油污染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渔民将陷入十分被动的地位。 事实上,直到目前,相关部门并没有提供最直接的证据证明河北乐亭、昌黎两地的水产死亡事件的确是由“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导致的,不过当地养殖户很难不把两者扯上因果关系。 当地一水产部门的工作人员告诉新金融,“一、漏油到达岸边,是事实,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也有鉴定结果;二、漏油期间养殖水产出现大面积死亡;三、在水产死亡期间,我们这里没有发生赤潮等其他自然灾害。 2006年,同样是河北乐亭渔民,发现养殖场贝类大量死亡,后经认定与当年渤海油轮事故和海上油田盗油有关。2007年,鲁月波等6名水产养殖户代表提起诉讼,要求中海发展、中石油等被告共同赔偿渔业污染损失3066.8万元。 此案历经三年时间,最终因现行《海洋环境保护法》并无明确规定,能否适用《侵权法》亦有争议,只能以和解告终。法院下发的调解书显示,四家被告将在不承担油污损害赔偿的前提下,按照评估报告所认定污染损失额的40%,向各原告给付损失补偿金。有血瘀气滞的人怎么调理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办
宝宝偏食不吃饭
小孩突然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