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麻雀》原著小说麻雀剧情

2020-01-16 21:12: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苏响笑了,说见到你很高兴。

苏响从病床上起来被保密局特工带走了,在刑讯室,陶大春和苏响久久对视。

陶大春说,需要吃的吗? 苏响说,不需要。

陶大春说,那你需要钱?需要机票? 苏响说,不需要。

陶大春说,需要自由? 苏响说,不需要。

恐怕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日本鬼子被打跑的时候,我们在上海街头碰到。

你说胜利了,可是我没有说,因为那时候没有胜利。

但是现在,快了。

陶大春无言以对。

他明明是胜利者,他把苏响缉拿归案,但是他却没有一丝胜利者的喜悦。

他爱着苏响,不然他的胸口不会刺上 苏响 两个字。

可现在他差不多是杀死了苏响的人。

苏响在第二天就被执行了死刑命令。

陶大春没有参加行刑,他根本就不敢参加。

但是他带走了苏响的遗物,一张藏在怀表里的照片,一枚金戒指,和一支钢笔。

这三样遗物和三个男人有关。

陶大春在这年的冬天奉命潜回上海进行破坏活动,完全由地上工作转为地下工作。

望着黄浦江奔流的江水时,陶大春知道上海和中国都不再属于他的党国。

他的青春和满腔热情都已经不在了。

他租了一个亭子间,化名姜明泉深居简出。

有一天黄杨木带着公安人员踢开了他的房门,那时候他的耳朵里还挂着耳机,他的手指头还按在敲击键上。

黄杨木蹲下身说,久违了。

陶大春摘下耳机,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

他理了理衣领,扣紧第一粒扣子。

其实他想吞掉衣领上的氰化钾,但是他最后还是没有勇气。

他想起了陈曼丽丽吞掉衣领上的氰化钾的情景,这时候他明白,他永远都不是陈曼丽丽的对手,也永远不是苏响和梅娘的对手。

因为她们敢死。

这时候黄杨木的耳朵里却灌满了滴滴答答的发报声。

看到电台,他想起了苏响。

苏响的遗物就放在黄杨木的办公桌上。

一张苏响和卢加南的合影;一枚金戒指,那是用程大栋的金牙打出来的;一支派克金笔,是陈淮安送给她的定情信物。

黄杨木对着三件遗物慢慢地脱下了帽子。

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幅字。

那是在六大埭梅娘的屋子墙上发现的,黄杨木把这幅字装裱了,挂在墙上。

这两个字是捕风。

黄杨木对着

余姚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
海口癫痫病治疗怎么样
亳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宜昌最好的牛皮癬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