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訪軍旅作家彭荊風執著寫作是因為文學是我的

2019-12-06 10:06: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访军旅作家彭荆风:执着写作是因为文学是我的生命

20世纪50年代,彭荆风以短篇小说《当芦笙吹响的时候》(电影《芦笙恋歌》据此改编)、电影剧本《边寨烽火》(合作)等享誉文坛,成为云南边地军旅文学的开拓者之一80年代以来,彭荆风先后出版的文学作品达23部之多

还记得以前中学语文课本里的那篇小说《驿路梨花》吗还记得那个充满朝气的哈尼小姑娘和一波三折寻不见的草房主人吗如今,这篇课文的作者彭荆风就站在我的面前,红色外套,银发满头,伸手相握,能感觉到他的双手传递过来的温暖与力量1977年,曾被打成“右派”的彭荆风,在被剥夺了22年创作权之后,重新舒展开写作的双翼,于11月27日《光明》上发表小说《驿路梨花》,立即在当时的文坛产生强烈反响如今,已经84岁的彭荆风,依然透着一股青春之气他的书桌上,同时摆着四部长篇,四年前,刚学会五笔输入法的他,全力投入长篇纪实文学《旌旗万里——中国远征军苦战缅印》的改稿当中,这部作品八年间已经修改了六次20世纪50年代,彭荆风以短篇小说《当芦笙吹响的时候》(电影《芦笙恋歌》据此改编)、电影剧本《边寨烽火》(合作)等享誉文坛,成为云南边地军旅文学的开拓者之一80年代以来,彭荆风先后出版的文学作品达23部之多2010年,他耗时12年创作的《解放大西南》,获得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这部作品修改了10次,手稿重达27公斤回望近70年的创作历程,彭荆风说:“为什么这么执着,因为文学是我的生命”一自任主编彭荆风的父亲彭复苏,1911年参加辛亥革命,后来被保送到日本留学,回国后,在北平民国大学担任文科教授,刘白羽是他的学生20世纪30年代,一起参加辛亥革命的同学熊式辉担任江西省主席,希望彭复苏回家乡参政,他便以无党派人士身份出任铅山县县长在彭荆风的印象中,父亲为人耿直,为官清廉但是,由于彭复苏难容当局对人的迫害而遭免职,从此失业多年1944年,彭复苏的铅山佛教界朋友念他当年为政清明,在他急寻一立锥之地时,邀约他回铅山居住彭荆风的母亲和弟弟于1946年冬,也从赣州乡间的巫家凹迁来,分散多年一家人终于团聚从那以后,铅山就成了彭荆风的第二故乡但是,铅山的生活比僻居赣州山区时还困难,因为在城里没地方种菜砍柴,一切全得掏钱买幸好,彭复苏懂易经,又是书法大家,能给人看病,写字,收点“礼仪”,以补家用1946年,彭荆风初中二年级还没有读完,就因家贫失学于是,他在九江县的一家私人报纸——《型报》当起了练习生,白天干学徒,晚上当校对按合约规定,一年期满后可以转为校对,但是,报馆为了使用廉价劳动力,一年多后,以裁员为名把彭荆风辞退了那时候,彭荆风刚读了张恨水的长篇小说《似水流年》,被书中那个在流浪中写作最终成为作家的人物所感染他也想在流浪中去寻找写作素材,就沿长江东下流浪了半年多,最终也没找到工作,只好再回铅山在家闲居了一两个月后,父亲的一个朋友介绍彭荆风去河口镇的税务所当收税员,除了每月的薪金外,还会有些外快可是彭荆风不愿去,他希望能再找家报社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写作母亲拗他不过,只好托铅山名流严心眉作介绍,让彭荆风去上饶的《民锋》当校对此前,彭荆风就常给《民锋》副刊投稿,而经常编发这位年轻人散文的汪肖吟也愿当伯乐虽然要从凌晨12点工作到早晨6点,而且薪资微薄,但彭荆风却喜欢这份工作,更重要的,他有机会在报社的资料室翻阅各种书籍汪肖吟常把朋友寄来的进步书刊借给彭荆风看自此,彭荆风迷上了沈从文、鲁迅的着作,并开始学着写一些小说和历史故事,写楚霸王的《乌江泪》,写吴三桂引清兵入关的《山海关之夜》、写范雎的《赠绨袍》……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必不可少的练笔过程有一天,彭荆风在报社附近散步时碰到小学同学李耕李耕当时正在一所粮食仓库当临时雇员,也爱写诗他们在聊天时萌发了办文学社的念头于是,“社长”李耕负责对外联系,“主编”彭荆风负责选稿、编排、校对“牧野文艺社”诞生了第一期于1947年12月12日在《民锋》上出刊,有彭荆风的散文《乡愁》、程若虚的小说《二虎嫂》、郑草风以《夕阳》为总题的14首短诗以及杨乃居的一幅木刻《农家》李耕还把朱光潜以前写给他的一张明信片作为“作家书简”拿来发表朱光潜对处于生活底层的文学青年的询问如此关切,使彭荆风很受感动,也使他难以忘怀,并在以后的文学生涯中,用这种精神去对待年轻作家朱光潜对文学的见解在《牧野》发表,大大地提高了刊物的档次但是,1947年3月26日,因发表了嘲讽抓壮丁打内战的短诗,《牧野》被查封停刊彭荆风也被开除出报社汪肖吟同情彭荆风的处境,介绍他去南昌找其老乡洪道镛洪道镛私人办了张四开小报《南昌晚报》,正需要人彭荆风见洪道镛时,同时送上了他那贴满了自己小说和散文的剪报本——那是对他的文学才能很有说服力的证明彭荆风也由此顺利地当上了副刊贰携笔从戎1949年5月,南昌解放,20岁的彭荆风考入了中国人民第二野战军军政大学第四分校同年8月,他响应校长陈赓的号召,投身于解放大西南的洪流,在参加两广战役之后,又参加了解放大西南的战役彭荆风所在的广州纵队有个油印小报,从江西、广东、广西、贵州、云南,这份小报在行军、战斗中出了100期,彭荆风发了35篇小稿子,常常是行军途中,背包一放,坐下来就开始写作部队进驻昆明后,彭荆风在改造起义军官的云南军政大学做了近一年的宣传工作1951年春,他又调到原云南军区的《文艺生活》月刊担任刊物有个书库,方便他阅读了大量的文学经典作品部队领导知道彭荆风爱好文学,曾关心地派他去曲靖、昭通等部队组稿、采访但是,这些地方离彭荆风想要了解的多彩边地太远了他想,长年在舒适的城市里,写不出好作品思来想去,彭荆风决定离开军区去边防部队从1950年春起,云南各地持续了三年多的剿匪战斗接近尾声,只有滇南的澜沧还在艰难地进行澜沧属于亚热带地区,虽然美丽肥沃,但由于过去痢疾、恶性疟疾等传染病长久流行,死亡率极高像商业重镇思茅,就因为病死和逃亡的人太多,一度成为空城,被人形容为“蛮荒瘴疠之邦”1952年初,全军开始“文化大进军”,彭荆风也踏上了那条蜿蜒于哀牢山与无量山脉之间、南去澜沧的古驿道他背着沉重的背包,夜间就歇在少数民族的竹楼里,或者公路勘测队的帐篷中错过了村寨,他就与露宿在山野里的赶马人一起在火堆旁过夜1200华里,彭荆风一共走了30多天才跟连队接上头,担任了文化教员刚到时,没地方睡觉,他就在老乡家的鸡笼上搭块木板当床,被鸡虱子叮得全身都是红点1952年冬,彭荆风所在的第一一五团二营五连结束了大黑山的剿匪战斗后,奉令在当年12月初进军西盟佤山解放西盟后,部队又连夜急行军攻取了边境要道——大力索寨,并以那里为驻地负责该区域的巡逻、打伏击及发动群众等任务彭荆风经常随同部队活动于班同、图地、打洛、班帅等拉祜族、佤族村寨部队在佤山的一些大部落分驻了民族工作组后,彭荆风又成了联络员多数时间,他一个人背着一支卡宾枪、四枚手榴弹在人迹罕见的山路上行走就这样,彭荆风走遍了西盟佤山的大小部落和山林,接触了各式各样的人物,看清了西盟佤山的全貌,了解了那些古老而特异的民族习俗彭荆风利用晚上时间蹲在佤族、拉祜族人家的火塘前,就着时明时暗的火光写作南行途中,他因为背包太重而多次轻装,但总是舍不得把日记本和两本稿纸扔掉这期间,彭荆风写出了记录云南边防部队战斗事迹的众多作品,其中,短篇小说《裸黑小民兵》(拉祜族在1954年前还被称为裸黑族)是有史以来第一篇反映拉祜族人生活的小说1955年5月,彭荆风离开西盟佤山时,已出版了短篇小说集《边寨亲人》《卡瓦部落的火把》,与人合作了电影文学剧本《边寨烽火》和《芦笙恋歌》,并在1956年9月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叁芦笙恋歌1956年9月的一天,主持连队工作的副指导员和排长们都去了60华里外的营部开会,连部只有彭荆风值班傍晚,一位拉祜族妇女突然带着她被抓去当土匪的丈夫来见他原来,这拉祜族汉子是趁着匪徒们睡熟后逃出来的他告诉彭荆风,匪首戴老六的队伍被击溃后,带着3个人隐藏在离卡马寨约半天路程的一座原始森林里

(:张娟)

6个月儿童能用的止咳药
血管堵塞用什么方法
脑梗塞手术
脑血管堵塞要住院多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