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废旧金属蕴藏巨大商机行业标准跟不上亟待出

2019-12-05 02:02: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废旧金属蕴藏巨大商机 行业标准跟不上亟待出台

生意社08月15日讯

有色金属再生利用潜力巨大,但行业标准的缺失,使其蓬勃发展受到了阻碍 中国日新月异的迅猛发展,一边是对资源的巨大渴求,另一边是产生了大量垃圾,从这一紧张的矛盾中,上海新格有色金属有限公司却发现了巨大的商机。 上海新格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再生铝生产商。来自世界各地的废旧铝、汽车切片被分拣以后,装入集装箱逾越迢迢重洋,来到上海宝山区的新格工厂,在这里加工成铝合金,重新进入汽车生产工厂。与此同时,在伦敦期货交易市场上,这些铝合金产品作为交易产品之一,被世界各地商家买卖,上海新格则通过买卖合约,锁定售价,从而在波动的国际市场上获取收益。 上海新格的商业模式,展示了有色金属再生利用的商业魅力。随着资源价格不断上升,而有色金属矿藏的储量有限,废旧的有色金属成为一个巨大的矿藏资源,有眼光的企业开始在其中挖掘商机。 上海新格的董事长黄耀滨说,“使用再生铝是必定的趋势。”早在1992年开始,新格就瞄准了这个市场。去年,新格将漳州灿坤实业有限公司的铝熔炼厂收购,使其集团产能达到了60万吨/年,进一步巩固了其亚洲再生铝生产企业的领先地位。 目前,新格上海工厂产能为30万吨

,漳州新格的产能为20万吨,台湾新格的产能为10万吨。 “我们目前正策划在中国西部最大的铝工业之都——重庆,建一家新工厂。这里的市场,每年大约要消耗40—50万吨的铝合金锭”,黄耀滨说。 新格模式 很难想象,在这家以重新生产废旧铝的工厂里,会是一派“花园工厂”的景象。 黄耀滨在接受《中国投资》采访时表示,新格在环保方面是全球领先的,通过自己研发的除尘器,粉尘的排放是国家标准的1/20,所有的水都是再利用的,固体废物通过与上海交通大学的合作项目,加工生产成了耐火材料。废气经过二次燃烧,杜绝二英的产生,最终达到无害化。 这颠覆了常人想象中再生金属行业会造成“二次污染”的印象。事实上,类似的金属再生企业,不但变废为宝,还通过各种环保措施消除了污染。 目前,铝的来源有两个,一个是矿产的电解铝,这不仅耗费大量能源,还使环境污染严重。另外一个来源是回收利用报废的铝制品。 黄耀滨告诉,现在,新格已建立起一个完善的全球采购络。这些废旧铝经过生产,变成了铝合金锭,用于汽车和压铸行业,如汽车的发动机外壳,缸盖等。这类铝合金的含硅量要求10%左右,非常适合选用再生铝生产。 利用废旧铝生产铝合金,不仅便宜,无污染,有时还会比利用原生铝生产的铝合金更加优质。 “过去,产品主要出口,前期曾达到80%,现在情况不同了,内销量已超过了外销”,黄耀滨说。 在新格,大多数原料来自于国外进口。黄介绍说,再生铝行业在国外已经发展了100多年,从回收点到料场有一系列规范的环节。在料场,会根据可回收利用的性能分为多个品种进行集中,比如门窗料、易拉罐就属于不同的类别。这种分拣好的废物就成为再生厂商的原料。 随着各国对有色金属循环利用的日益重视,很多国家开始限制这些物品的出口。对这些企业来讲,就要和各国的厂商竞争这些“战略资源”,价格也随之爬升。 为了得到这些废料,中国企业会以较高于国外的收购价来进口这些旧金属。但是这不会影响到已经拥有成熟模式的再生金属制造商。多年经营的收购络及较为稳定的供应货源,价格也不会贵得离谱,更重要的是,中国的人工成本和市场需求因素不会令成本太高。 “我们的制造成本远低于国外,所以总体成本还是会降下来。另外,有些混合金属废料在国外处理的成本很高,而放在国内则会大幅下降。因此很多国外厂商会放弃这类废物。我们会进口这部份废料”,黄耀滨说。据介绍,由于这类混合金属无法通过机器分拣,必须要人工分拣,同样的工作在国外需要100美元的成本,而中国只需要15美元。 在新格处理的废旧铝不仅来自国外,还有部分来自中国的几个大的交易市场集中采购,如山东的临沂,河南的长葛等废物市场。 过去,中国曾经有一个完整的废旧物资回收体系,如供销社、物质回收公司等,但上世纪80年代以后大部分瘫痪了。现在多数是小企业在做这些回收的生意,不可避免出现了很多问题。 比如回收的来源和去向都不明确,税务部门很难监督,不管在数量上还是价格上都无法统计,且多是现金交易,甚至不开具发票,因此规范的再生产企业不愿从这些小企业中收购废物,这也是为什幺“进口废料”成为首选。正如黄耀滨所说,“我们希望建立稳定的、大量交易的平台,但是当前国内远远不能满足需求。而国际的回收体系比较健全。当然我们也在布局国内的回收络。” 他还表示,目前我国的汽车产业发展迅速,进入了大量耗费铝的时期,但是没有进入大量回收铝的时期,相信几年后会发展起来。 潜力巨大 再生有色金属产业不仅存在于铝业,铜、铅、锌等都已延伸出一条再生链。而近来,财政部等又再次调高了铅锌铜等有色金属的资源税,再生有色金属已成为一个更有益的方向。 中国有色金属协会再生金属分会会长李士龙介绍

,在美国日本等国家,废物再生率高达90%,而我国才18%左右。这里面有巨大的空间。 而有色金属作为稀缺资源,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需求日益旺盛,以铜为例,许多日用品如空调冰箱等,用铜量非常大,因为铜制品质量好,硬度高,所以是工业中的重要资源。中国去年的工业用铜495万吨,可自产的才66万吨,缺口都要进口。 “有眼光的企业都会对再生铜感兴趣”,李士龙介绍。黄耀滨也表示,虽然最初吸引资本进入这个行业的因素是劳动力的便宜,但是现在则主要是由于市场大。目前看来潜力非常大,未来10年都是非常有潜力的。 此外,再生金属也是国家提倡的循环经济的一部分。“我国的铜矿是4.8%的含铜量,属于贫矿。甚至1%和0.8%的矿都要开采。而开采铜矿90%的废物,造成矿区泥土流失,严重污染。很多的地方和企业已经认识到,与其开矿

,不如发展再生金属。这才是符合中国国情的。矿产资源是有限的。每一年的GDP增加都要耗费大量能源和资源,非常划不来”,李士龙说。 近年来,国家对再生金属产业十分重视,出台了一系列法规法律和文件政策,鼓励再生利用项目。 2006年国务院颁布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领》中,明确提出要“建立生产者延伸制度,推进废纸、废旧金属、废旧轮胎和废弃电子产品等回收利用”,“推动钢铁、有色、煤炭、电力、化工、建材、制糖等行业实施循环经济改造,构成一批循环经济示范企业”,“建设若干30万吨以上的再生铜、再生铝、再生铅示范企业”。 国家发改委环资司赵家荣司长此前曾明确表示,中国再生有色金属行业发展循环经济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再生有色金属必须加大发展力度,并提出了“抓好三个一批”的重点工作,即抓一批重大技术,抓一批重大项目,抓一批重点企业和园区,列入发展循环经济的重点。 中国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都非常关注和支持再生金属行业的发展,业内预计,到“十一五”末,中国的再生有色金属产量会达到有色金属的40%。国内再生金属行业的投资速度加快,本来对其不重视的大企业也开始纷纷涉足。 摩拳擦掌 包括中国铝业、江西铜业、云南铜业、安徽华鑫等在内的大企业都看到了再生金属的市场空间,积极参与投资再生金属项目。 据悉,目前在建的中铝青岛再生铝合金项目将于2007年10月建成。该项目计划总产能20万吨,引进了国际上最先进的废铝再生工艺技术,整体装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中铝公司计划在今后5年内初步建成废铝回收体系,并使再生铝产量达到公司铝总产量的10%。 今年2月,广钢集团广州金邦有色合金有限公司15万吨再生铝合金项目开工启动。四川眉山铝产业集中发展区管委会和四川益德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于今年1月签订了10万吨/年再生铝合作项目协议。另外,浙江永康力士达铝业公司、宁波华宇铝业公司、博远有色金属公司和北京众茂金属公司等也正在扩建、筹建有关项目。 据发改委的报告显示,预计今年全国再生铝将新增产能43万吨。而2006年再生铝总产能提升了30万吨。 再生铜领域,不仅云南铜业(集团)有限公司和江西铜业集团公司都在广东清远建设了10万吨的再生铜项目,宁波金田公司也计划把再生铜产量由目前的40万吨提高到70万吨;山东金升团体拟在“十一五”期间把再生铜产量提高到40万吨;山东方圆目前正在扩建20万吨的再生铜项目;广西金信铜业有限公司建设10万吨电解铜;铜陵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也建成了利用废杂铜的7.5万吨的铜棒厂和6万吨的铜板带厂。 安徽华鑫集团已建成了全国最大的废旧铅酸蓄电池回收和再生铅生产基地,可年处理33万吨废旧铅酸蓄电池,生产再生铅20万吨;河南豫光金铅集团建设了10万吨再生铅综合利用工程;江西德诚金属公司建设采用富氧密闭鼓风还原熔炼工艺年产10万吨再生铅及铅合金项目;湖南水口山有色金属集团公司正在设计利用废铅酸蓄电池生产铅合金产能1万吨的生产线;江苏春兴团体也准备扩大生产能力。预计今年全国将新增产能21万吨。 常州华杨锌业有限公司处理回收炼钢烟尘废锌的产能将达到10万吨;爱励美锌金属(常熟)有限公司新建产能为3.4万吨的再生锌项目;保定鑫昌锌业有限公司采用世界先进的再生锌生产技术,正在建设年产再生锌锭2万吨项目。预计今年全国将新增产能10.4万吨。 国家发改委的报告显示,整体而言,再生有色金属产量2006年较2005年提高21%。其中再生铝产量为235万吨,再生铜产量为168万吨,而再生铅产量为39万吨,再生锌产量为11万吨。较2005年产量,这些金属分别提高21%、18%、39%、29%。 而2006年中国有色金属废旧进口量总计678万吨,比2005年增长31%。其中废铜进口量达494万吨,较2005年增长2.5%;废铝进口量为177万吨,较2005年增长53%;废锌进口量总计7万吨,较2005年下滑5.3%。 行业标准亟待出台 有业内人士对《中国投资》表示,再生金属门槛很低,几百万就可以进入,而这其实是个微利行业。仅仅有2%—3%的利润率。当前大量企业涌入这个领域,这种投资热潮使人担忧。 事实上,这个行业在技术上,门槛其实不高。各个企业都拥有各自的知识产权,并没有标准化的技术。因此,依然有大量不规范经营的小企业存在。本稿由中国化工整理 “当前行业处于成长期、产业升级换代的关键期,因此政策就非常重要”,黄耀滨告诉,“没有范围就没有办法做到环保,对小企业而言,全年的利润或许还不够买一套除尘设备。现在各路资本进入这个行业,竞争激烈,国家宏观调控,无意间却把大企业的生存空间给挤没了,而小企业却不受影响。”所以政策出台应当谨慎。 就在去年,为了限制电解铝,国家出台一项政策,要求铝产品出口加收5%的关税。同样受此政策影响,新格的出口规模一下子就从万吨减到5000吨。半年后这个办法取消了。近期国税102文件中,出口退税为零的企业要征收6%的出口税,因此新格同样受到了限制。 “在产业政策上,再生金属已经成为被遗忘的角落。大企业有苦难言”,李士龙说。 再生金属行业不属于两高产业(高耗能、高污染),污染很小,当前使用的大多是自主创新的技术,如山东东营的方圆铜业,自己创新技术,去年产值在88亿元。 李士龙说:“国家应当支持再生行业。应当支持进口废旧金属,而不是把他们当作‘洋垃圾‘,事实上,这是不同的概念。旧金属本身性态没有发生变化,翻新利用之后成本低,节约了大量资源,不是垃圾而是宝。在印度,国际对进口废弃金属非常支持,甚至国家投资来做这件事情。目前,环保总局已经制定了入园管理办法,只是要在过程当中进行入园管理,要专门设置一块园区归类拆洗,回到企业深加工。我们应当放宽进口品种。另外,还应当建立准入门槛,鼓励大企业的发展。” 李士龙最近刚刚向国家发改委递交了报告,建议建立行业准入“门槛”,规范小企业,鼓励大企业。“我们访问的时候发现,一些企业的炉子两三年都不检验,存在严重安全隐患。比如在设备方面。过去很多小企业,在处理的时候会采取一些污染环境的做法,比如焚烧电线。但是在大企业,外包塑料也会回收利用,也有效益”,李士龙说。 目前,再生金属行业还有很多技术不过关。如易拉罐,作为上好的铝材,在国外回收之后依然用作生产易拉罐。但是中国没有这样的技术,每一年150亿个旧的易拉罐再生产成低附加值的其它产品,造成了很大的浪费。 而科技部去年制定了再生物资循环利用技术专项,实施以后,会给行业的技术革新很大的推动。

北京京都儿童口腔科
北京中科医院
云南看妇科病一般需要多少钱
北京麦瑞医院
成都西南医院贾映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