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血极八荒第三百二十五章青龙岗

2020-01-25 01:53: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血极八荒 第三百二十五章 青龙岗

马山和小虎直到夜幕降临时,才返回家中,两人皆是一脸疲惫,尤其是马山,脸上还带着一抹忧虑,

“马爷爷,怎么了,”江绝开口问道,

马山叹了一口气,道:“今天的运气并不好,只采到几株普通的药材,与青龙岗所要的药材还差的很远,明天估计免不了一顿毒打,只希望他们不要为难小虎,”

“放心吧马爷爷,你和小虎都会沒事的,”江绝自信地说道,

有他在,若是还能让青龙岗的人伤了这一对爷孙的话,他这个血帝期强者这么年岂不是白修炼了,

“但愿如此吧,”马山显然认为江绝是在安慰他,并沒有听出话外之意,江绝也沒有解释,

转眼便到了第二天,

一大早,马家村外便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十个身穿简陋盔甲的壮汉,手持大刀,骑着马跟在昨天那个被马山叫做执事的猥琐男子身后,雄赳赳气昂昂地进入了马家村,

“村里所有的人都迅速将药材上交,规矩大家都知道,本执事就不多说了,若是有人耽误了我们青龙岗办事,那就别怪我们下手无情了、”猥琐男子嚣张地喊道,

他身后的十名壮汉全部侧身下马,每人从腰间拽出一个麻袋,双手撑开麻袋,凶神恶煞地看着马家村村民,

马家村村民全都按顺序,乖乖的将早就准备好的药材放入麻袋中,轮到马山上交药材的时候,猥琐男子突然喊道:“马老头,不是让你叫双份的药材么,怎么就这么点,你把本执事的话当放屁呢是不,”

马山浑身有些颤抖地说道:“执事大人,这已经是我这半个月采的所有药材了,”

“放屁,老子昨天还看见你用白山参熬参汤呢,看來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知道本执事的厉害,”猥琐男子随手指了指身后的一名壮汉,恶狠狠地喊道道:“给我打,打到他肯交药材为止,”

被猥琐男子指中的那名壮汉,狞笑一声,将手中的麻袋放下,双手用力一握,发出咔咔的声响,无比狰狞,

就在他准备对马山下手的时候,一道磅礴的灵魂之力突然爆发,宛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横扫马家村,

尤其是那名准备对马山下手的壮汉,被灵魂之力直直轰中,惨叫一声,身体横扫出去,狠狠撞在村外的一颗百年古树上,口吐白沫昏了过去,

这突然其來的一幕让所有人震惊,猛然爆发的灵魂之力并沒有吓退猥琐男子,回过神儿的他突然大声喊道:“是谁,竟敢挑衅我青龙岗,速速站出來,接受处罚,”

江绝轻叹一口气,“真是个白痴,”

虽然江绝身体经脉堵塞,只能调动一丝灵力,但是他的灵魂沒有受到重创,可以调动庞大的灵魂之力,

青龙岗派來收缴药材的人都是一些先天境的武者,连丹徒境也就是八荒大陆的血婴期都沒有到,江绝为了起到威慑力,专门散发出了血雄期的灵魂之力,将那名壮汉震昏,

谁知猥琐男子非但沒有露出丝毫惧意,反而让他自觉站出去接受惩罚,这不是白痴是什么,

其实这也不怪猥琐男子,他在这种村子里作威作福惯了,从來沒见过什么强者,他所见过的最厉害的人,就是青龙岗的大当家,若是江绝散发血士期、血婴期的灵魂威压,或许才能威慑到他,

猥琐男子见沒有人自觉站出來,顿时勃然大怒,怒气冲冲地对着喊道:“我数到三,若是还沒有人走出來的话,所有马家村的村民都得接受惩罚,”

“一”

“二”

“三”

三字还沒有落下,一道黑影突然扑到猥琐男子身前,他连人影都沒能看清,便被一只手卡住脖子,提了起來,

江绝不但灵魂沒有重创,肉身同样沒有重创,虽然不能施展秘法,但是凭借这坚如神铁的神体,足以横行丹鼎大陆,

猥琐男子身后的九名壮汉一看执事有危险,立刻挥舞着大刀,恶狠狠地向着江绝看來,

但是江绝连防御都沒有防御,任凭大刀落在身上,发出一道道金铁交击的声响,迸射出缕缕火花,

江绝提着猥琐男子,腰部发力,右腿如龙蛇摆尾,瞬间扫过九名壮汉,将其全部踢飞,

就连手中提着的猥琐男子都被江绝随手扔出,摔了个七荤八素,

江绝俯视着地上趴着的猥琐男子,淡淡说道:“我现在站出來,你來惩罚我吧,”

“你等着,”猥琐男子咬牙切齿地说道,他挣扎着站起身,从怀中掏出一根竹筒,竹筒的尾部有一根绳子,猥琐男子用力将绳子拽下,

“咻”一道红色的烟火从竹筒中飞出,冲上半空,猛然爆开开來,方圆十里都能看到,

“等我青龙岗的大部队到來,必定将你扒皮抽筋,碎尸万段,”猥琐男子叫器道,

马山不知何时走到了江绝身旁,拉着他的手,眼中尽是焦急,“赶紧走,他刚才放的那道烟火是青龙岗的报警讯号,过一会儿,青龙岗大当家会该率领着大部队冲來,到时候在想走就晚了,”

“我要是走了,马家村的人怎么办,马爷爷你怎么办,”

马山道:“青龙岗还要留着我们马家村给他们采摘药材呢,所以不会为难我们,你若是不赶紧走,非把命搭在这里不可,”

江绝对着马山笑了笑,道:“放心吧马爷爷,今天往后,青龙岗就除名了,不会再有人逼迫你们去采药了,”

马山愣了愣,他听懂了江绝这句话的意思,若是江绝真的能够除掉青龙岗的话,马家村的人生活将会富裕起來,想着想着,马山的身体竟然开始颤抖起來,他望向江绝的眼神充满期盼,

青龙岗的人此时都在各个村子收缴药材,距离马家村并不远,所以,在看到猥琐男子的警报讯号后,都迅速朝着马家村本來,

不一会儿,马家村外就聚集了上百号大汉,一个个面容狰狞,杀气腾腾,

“嗷”一声狼嚎响起,一个身穿手持白纸扇,身着青衣,带着缕缕书卷气息的中年男子,骑着一头威猛的青狼从远处走了过來,

马山对着江绝低语道:“那个骑着青狼的中年男子,就是青龙岗的大家当,斩青风,别看他打扮像个书生一样,手黑着呢,据说他亲手屠杀过一个村子的人,连刚出生的婴儿都沒有放过,”

斩青风骑着青狼慢慢悠悠地走到对于的最前方,猥琐男子掐媚地跑到他面前,将整件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听完猥琐男子的诉述,斩青风眉头紧皱,“你确定那人是单单释放出威势,就把我青龙岗的一个好汉震昏了过去,”

猥琐男子点了点头,向着斩青风哭喊道:“大当家,你可一定要为兄弟们报仇啊,”

“闭嘴,”

斩青风可不是猥琐男子,他能成为一帮土匪的头目,统领上百号土匪,一方面靠的是他的实力,另一方面则靠的是智慧,

单凭威势就能将一个先天武者震飞出去,哪怕是他这个上位丹士都做不到,所以对方最起码是丹师境的强者,

“这个蠢货怎么会惹到丹师强者呢,”斩青风望向猥琐男子的眼神有些不善,“等将这件事情处理后再收拾你,”

斩青风侧身从青狼背上下來,双手抱拳,恭敬地朝着江绝一拜,道:“晚辈青龙岗斩青风见过前辈,刚才晚辈的下属冲撞到前辈,还望前辈不要放在心上,我等这就退去,”

“仅仅退去就够了么,”江绝冷冷道,声音中灌入了强大的灵魂之力,直接轰向斩青风,

“噗”斩青风感觉自己的胸口好像被人砸了一记重锤,仰头喷出一道殷红的鲜血,他一连后退了三步,才堪堪稳住身体,

斩青风惊恐地看着江绝,心中惊叫道:“丹灵境,这个青年最少是丹灵境的强者,”

丹鼎大陆的修为境界和八荒大陆一样,划分为九等,

丹徒境相当于血婴期,丹士境相当于血士期,丹师境相当于血雄期,丹灵境相当于血将期,丹宗境相当于血侯期,丹尊境相当于血王期,

剩下的丹君、丹皇、丹帝对应着八荒大陆的血君、血皇、血帝,

斩青风判断江绝为丹灵境的强者后,额头的冷汗不停的滴落,对于这种强者來说,想要杀他,就跟掐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不知前辈还有什么吩咐,”斩青风嘴唇有些哆嗦地说道,

“马家村村民今天可是给你们青龙岗交了不少的药材,”江绝淡淡说道,

斩青风立刻对着手下吼道:“还不赶快把马家村村民的药材还给他们,”

转过头的斩青风立刻换上一副掐媚的神态,对着江绝说道:“前辈,药材已经归还,要是沒有什么事晚辈就先行告退了,”

“等等,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斩青风心中将江绝骂了千百遍,但是脸上却不敢有丝毫不满,“前辈有事只管说,只要我斩某能做到了,必定竭尽全力,”

“放心,这件事对你來说轻而易举,”江绝玩味地说道,

“什么事,”

“解散青龙岗,”

高唐县医院怎么样
济南华夏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亳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南通牛皮癣专科医院
金华白癫风公立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