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海蓝·小说】亲情_a

2020-01-16 13:12: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人世间流传最为广泛的只有亲情,绵延起伏,万古不变,生生不息,代代相传。不论是人类,还是动植物,在遗传这个问题上,总是要将自己的基因顽强的传给后代。在此基础上,人类又将创造力、知识也同时都发扬光大,于是人类才更优于其他的生物种群。

谢小兰从妓院被樊素接到家里,她便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亲情重于天,消沉难扬帆,安享入死地,顽强命不弯。谢小兰是在外祖母谢阿蛮身边一天天长大的,她的童年基本就是被外祖母所娇惯。外祖母与谢小兰讲述过从前的那些往事,从755年的马嵬事变起,谢氏的命运便一次次随着皇权们的经历而发生着转折。756年1月,外祖父高仙芝在自己的官署蒙冤被杀头,就是从那之后,谢阿蛮便总是如同漏网之鱼那般的四处逃窜,此时她与高仙芝所生的女儿已经三岁。在随后的那些年,谢阿蛮总是把女儿送到乡下的亲属抚养,她很怕把高氏的这一丝血脉给断送掉。至德二载(757)夏,谢阿蛮入宫重见唐玄宗,再舞《凌波舞》,她的主要用意就是为了能保全女儿的性命。只是在那之后,谢阿蛮一直都隐居民间再没敢抛头露面,但民间仍然有许多人知道她的来历以及所有的底细。

那些年谢阿蛮依靠开设教坊积累下无数财富,但过半的家产总是要被强权和那些江湖的无赖们勒索去,因为宫庭一直都在寻找着老一代的民间艺人,尤其是在唐明皇那个时代的过客就更为尊贵。谢小兰记得自己的母亲,她是一位只知道享受、从不顾及家人、养尊处优、花天酒地的浪荡姐。听外祖母亲讲,母亲因为从小一直都被娇惯,于是就养成了她的诸多恶习,花钱如流水,一掷千金的事情她就如同于儿戏,因此她的身边就包围了许多浪荡公子,她们聚在一起饮酒淫乐,通宵达旦,几日不归的事情经常会发生。后来谢阿蛮就变卖了教坊,还几次搬迁,她只是希望谢小兰的母亲能够有所收敛,可即使这样,仍然会有人一次次的找上门来,因为她的女儿总有欠下的帐单需要交付。谢小兰就是这种环境下长大成人。

外祖母过世的第三年,也就是小蛮两岁的时候,这时谢阿蛮所留下的财产已经所剩无几。艺妓的生活也只能追随于流浪,谢小兰记得小蛮的父亲是一位落魄书生,因为他要去投奔当时的权贵而手中却没有一文钱。于是谢小兰就再次变卖掉家产,又从地下挖出一些钱,这样才把书生打发走,但两个人已经约好,不管成与不成,都要尽快的传回个消息,谁知他这一走就再没有回头,一丝消息都没有传回来。

次年的开春,那天谢小兰抱着小蛮刚刚走出院门,她就被几个凶脸大汉围个团团转,那几个人根本就没有与她仔细盘问,他们就一口咬定,说你肯定就是谢小兰,这里有你母亲欠下的帐单,我们已经找了你好几年。这些人强拥着谢小兰退回到院子里,他们就里里外外翻了个遍,可所有的东西如何都变卖不了几个钱,后来这些人就瞧向谢小兰,说父债子还到哪都是这个理儿,你如果拿不出钱,那就不能怪我们心恨,我们只能把你卖给妓院,否则就不算完。

往事不堪回首,每次想起这些就泪水涟涟。谢小兰慢慢的讲述着,说从那之后,我突然就看懂了许多事,咱的命运虽然不济,但腰不能弯,亲情这个问题,一定要往远了看。闺女,你知道小蛮这名字是怎么取的吗?我从不记得自己有个妈,可外婆她我永远都在我的眼前,于是我就管自己的闺女叫起了小蛮,我就是要让自己记住,我的亲人只有谢阿蛮。闺女,妈说这个话就一个意思,亲情不能明着娇惯,不能就只看到眼前那么一点点,惯子如杀子,我如果不被卖进妓院,就我妈那笔糊涂帐,我就永远都还不完。

后来把小蛮送进教坊,许多次我都是哭得死去活来,肝肠寸断。谢小兰流着泪水与樊素讲,当时我只能那样做,我不能毁了自己的闺女把她再推入深渊,我要顶起所有的灾难。

后来白居易把你和小蛮都认做了闺女,这些事情妈都知道,白府那里有我的耳目,我就是要知道你和小蛮的下落,这个亲情决不能断。小蛮是随着刘禹锡去了,之后她就改名叫小红,然后她就嫁进了都尉府,我的心这时才放宽。你是随着元稹来到这里的,你改名叫茶花,这些事情我知道比较全,后来我又花钱买通都尉府那边的下人,我就是要知道小红的情况,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还可以混入到她的身边。现在好了,我既然已经住进自己的闺女家,小蛮的情况随时就都能往回传。

谢小兰的经历非常丰富,樊素的事情她基本都要参言,比如:家庭、子女、下人,要如何的管,谢小兰就逐项与樊素交待,说你心里必须都要有数,不能轻易就随了下人的愿。家庭自己要绝对的掌权,这里面有许多学问,所有的财富都藏在这其间,男人你虽然不易能管住,但美色这个事情你就不能看偏只能照顾全,先是你要把自己的容颜保留住,二就是那娇艳的女子你就买回来要舍得花钱,家里的事情你就可以都安排,这样就等于你把妓院开在了自己身边,那也就省下了大笔的花销也就存下了钱;子女千万不能娇惯,当初我外婆就已经把这个事情看得非常远,那时我们经常搬家,就是要把环境换,舍就是得,得也要舍,子女谁都不可以花天酒地没个完;下人就是下人,不要与他们走动的太近,这里面一定要保持你的威严,茶花那件事情就足以说明问题,近则失权,苦难高悬。下人要定期更换,妓院那里就是这样做,不稳妥的人马上就清算。恩威并施,要拉一帮压一方,谁不听说就一定跟他疏远,这样他们就都会与你保持着亲密关系,只是有些得罪人的事情就安排下人去做,你就做好自己的夫人,你也就有了威严。

有些事情樊素还是不能理解,比如她就不喜欢让谁怕着自己。谢小兰就与她仔细讲,亲情就是这样,不管是在家庭,还是面对子女,或者是对付下人,你敬着他,最后就一定是把他害,所以管家他才敢放火烧死了茶花。亲情不能露表面,露出来时那就是肤浅。樊素这才弄明白,原来妈把问题看得这么远,于是她就能提出先把小莲娶进门。如此说来,自己就还要再买进几个香艳,元东你不就是喜欢睡漂亮的女人吗,那就得我提出条件,人你就可以自己去选,只是这些女人,我就不能让她们与你走动的太亲近,差不多的时候,我就再把她们往外更换,钱花在咱自己家里,谁都不会把你我怨,日后再卖掉这些待妾,咱就没有损失任何钱。

两个儿子都不能太娇惯,要让他们都早点记住,家里没有他们的发言权。即使日后有他们的家产,那也不能把话都说在前,诗书里面的事情最重要,谁从小好学就受欢迎,谁能做出诗来他就有了吃和穿。

看到樊素把家里的事情都有条不紊的安排好,谢小兰就又向她传述,说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容颜久驻,并非吃好喝好才能永保娇艳。虽然说人不能返老还童,可让自己年轻二十岁那还是能办到,这里面有个调养和护理,还要会精心打扮,那样也就有雍容华贵,也就是所谓的美貌如天仙。这些事情先前在白居易家樊素就略知一二,现在经过谢小兰的指点,她的形象就大有改观,凡人也就窥探到了天上人间。

小莲她虽然才刚刚过门,可元东就硬是恋着樊素很难缠。他还硬说,自己就是不喜欢年轻,啥时候都是茶花最好。樊素也不与他争辩,但还是讲给他,说两房女人要平分秋色,哪一边都不能多住这个可不能偏。樊素还学会一招,就是吃过晚饭后就要换晚装,平时只穿那些便服,盛装就只能在重大的日子里穿。这些问题小莲她就不懂,那几身漂亮的衣服,她就整天都在换着穿,没有几天颜色就逐渐脱落衣服旧,仿佛人也变得不鲜艳。

这天早起,杨元东就高兴的和樊素讲,说我刚刚做了一个梦,是原来的那个茶花又回来了。樊素就淡淡的与他讲,说这有什么可奇怪的,我就是刚刚才回来呀。其实樊素也做了同样的梦,茶花她刚刚才在梦中拜谢完,说谢谢妹妹了,当初我就知道你肯定能替我把冤伸,否则我真就难以翻过身来。说完这些话,她就朝着小莲的房子那边去,樊素就知道了这前后的因缘,看来茶花她是来投胎了,那我还真就得多护着点妹妹小莲,亲情也包含着姐妹的感情在中间。

想了一会小莲,樊素就联想起小蛮,她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如此这样,就不如让嫂子再去给她通个消息,不管如何,总得让她和母亲早点相见。吃过早饭,樊素就把这想法与谢小兰讲,说妈,我突然就想起了小蛮,她在都尉府那里虽然不用惦念,可总也见不到她,心里就觉得有很多事在乱窜。我是这样想的,不如就让我嫂子去找一趟她,另外你也一定在着急着和她相见。谢小兰就连连的摇头,说只要她能过得好,不见就不见,反正我有个闺女在身边,或许我和她就是这样的缘。樊素就是想把小蛮找过来,谢小兰就硬挡着说不用那样硬相攀,她的命就是越压越强,如何都不会变弯,如果是她自己找上门来,我也不挡着,那就是水到渠成,上天也不让这份亲情再相瞒。

娘俩个正说着话,小莲就从外面走进来,说茶花姐姐,外面来了位贵夫人,还说是你过去的姐妹,已经到了院门前。樊素听到这句“贵夫人”,她的目光就瞧向谢小兰,这个人十有八九应当就是小蛮。谢小兰就点头,说那你们就去迎接吧,我正好有点困了,等你们见过面,咱们再接着谈。樊素心里明白,妈她肯定还有些担心,怕万一不是小蛮来了,或者就是当着小莲的面,有些话还不能挑明了讲,那自己现在就只能装着糊涂先去与来人见面。

来人果然就是小蛮,原来是黄都尉要出趟远门,于是她就顺道跟了过来。

姐妹俩相见,她们先是拥抱在一起,然后就回了后宅樊素的房间,她们笑一时,再互相问候,这些都讲过了,樊素才与小蛮低声说,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讲,小蛮就笑了起来,说我也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素姐先谈。樊素淡淡的笑了下,说我这件事情是关于亲情的,我替一个人找回了婶婶,小蛮就笑了起来,说我这件事情可是姐妹情深,那个妹妹已经丢失了许多年。樊素就硬挺住,她知道小蛮不会和自己说谎,一定是自己的妹妹被小蛮给找了回来,可怎么没有见到妹妹的面?

小蛮脸上虽然一直都挂着笑容,可她的眼框中却慢慢地溢出了泪水,她再次又拥抱住樊素,好一会才低声说出,素姐,这段时间,我虽然没来见你,可你的情况我却全都知道,因为我已经把自己人按排在你的身边。我早就知道你把谁给找了回来,其实我也派人去找过我婶婶,可那里的人说她已经被人给赎走了,我猜测这个人就只能是你,只有我的素姐才会这么干。

樊素笑了下,说小蛮,妈就在后院,我们现在就去看她,我们再也不和她分开。

亲情深血肉连,心相通命相牵,经历苦情谊重,姐妹缘万万年。

共 405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 谢小兰从妓院被樊素接到家里,她便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亲情重于天,消沉难扬帆,安享入死地,顽强命不弯。那些年谢阿蛮依靠开设教坊积累下无数财富,但过半的家产总是要被强权和那些江湖的无赖们勒索去,因为宫庭一直都在寻找着老一代的民间艺人,尤其是在唐明皇那个时代的过客就更为尊贵……往事不堪回首,每次想起这些就泪水涟涟。谢小兰慢慢的讲述着,说从那之后,我突然就看懂了许多事,咱的命运虽然不济,但腰不能弯,亲情这个问题,一定要往远了看。虽是风尘女子,却也一样有侠义胸怀,而小蛮与樊素的友情早就化做亲情,她们亲情深血肉连,心相通命相牵,经历苦情谊重,姐妹缘万万年……作者用自己的方式具有穿透性地解读了我们所不熟悉年代的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女子所处的时代背景和艰难的生存环境,她们仿佛是那个社会可有可无的多余人,而作者用犀利的视角,让我们感知她们其实是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问好作者,推荐阅读。编辑:锦妤《画楼 心宴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5062 】

1 楼 文友: 2012-05-06 17:19:2 谢小兰从妓院被樊素接到家里,她便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亲情重于天,消沉难扬帆,安享入死地,顽强命不弯。那些年谢阿蛮依靠开设教坊积累下无数财富,但过半的家产总是要被强权和那些江湖的无赖们勒索去,因为宫庭一直都在寻找着老一代的民间艺人,尤其是在唐明皇那个时代的过客就更为尊贵 往事不堪回首,每次想起这些就泪水涟涟。谢小兰慢慢的讲述着,说从那之后,我突然就看懂了许多事,咱的命运虽然不济,但腰不能弯,亲情这个问题,一定要往远了看。虽是风尘女子,却也一样有侠义胸怀,而小蛮与樊素的友情早就化做亲情,她们亲情深血肉连,心相通命相牵,经历苦情谊重,姐妹缘万万年 作者用自己的方式具有穿透性地解读了我们所不熟悉年代的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女子所处的时代背景和艰难的生存环境,她们仿佛是那个社会可有可无的多余人,而作者用犀利的视角,让我们感知她们其实是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问好作者,推荐阅读。编辑:锦妤 我的江山,我的梦想。

2 楼 文友: 2012-05-07 07:48:51 问候朋友,欣赏! 我的江山,我的梦想。

老人血栓吃通心络可以吗
儿童患呼吸道感染的原因有哪些
宝宝不消化食疗法
儿童用药一定要选适合儿童的剂型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