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绝世丹神第一百六十一章护宗大阵

2020-01-25 06:15: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丹神 第一百六十一章 护宗大阵

只有那些踏入修炼界的弟子才知道看得出蒯瑜在干嘛,顿时满脸激动与羡慕起来。

“很好,这孩子聪明伶俐,以后就我坐下药童了,不知夫人可否同意?”已经确定对方有修炼资质后,蒯瑜淡淡的説道。

其声音瞬间传遍整座天一城。

不少在天一城各处的杂役弟子纷纷挤过去,打算一睹长老尊荣。

这时候负责天一城的后天境弟子才急急忙忙赶到,是位漫天白须的老人,已近百岁高龄,却只是后天境中期,这样的人潜力已尽,这辈子基本上就这样了,难怪会外放到这里当城主。

“老夫孙得胜参见蒯瑜长老!”天一城城主几乎快将腰弯到u型説道。

蒯瑜不满的挥挥手,连认识这个人的兴趣都没,可怜之人自然有可恨处。

“你也跟我来吧!”蒯瑜再挥一次手,讲那妇女带在身边,凌空飞去。

一路上,那妇女满脸激动,她的儿子将踏入仙班,成为仙师的弟子,对于蒯瑜的态度没有刚刚那样平静了,几乎一开口就要跪下。

很快蒯瑜就在百药园降落,引起不xiǎo的轰动。

“啊,是蒯瑜长老来了,快去请黄师叔出来!”一名已经在百药园服役多年的杂役弟子认出蒯瑜,连忙大呼起来。

不少杂役弟子闻言,除了几人往黄怡蓉住处跑去,剩下的人几乎都忍不住远远驻足。

“孩子他娘你这么来。”其中一个杂役弟子看到蒯瑜身后的夫人与手中的孩子,满脸紧张的叫了一声,怕她们母子俩得罪了蒯瑜长老,来兴师问罪来了。

那妇女看了蒯瑜一眼,眼中满是询问之色。

蒯瑜微微一笑,将蒯龙飞交换给她,让他们可以一家团聚去。而蒯瑜则是一个跨步,化作一阵残影,向黄怡蓉的炼丹房赶去。

相信这会她应该在那里。

才刚刚到门口,就听到炼丹房爆炸声,可是黄怡蓉却满脸兴奋的跑出来。

“成功了,成功了,我终于炼制出冲天丹了。”处于极度喜悦的黄怡蓉,一时忘形,居然没有注意到竟在咫尺的蒯瑜,正瞪大双眼看着自己。

当黄怡蓉转过身来,漆黑的xiǎo脸只剩下一双雪白的眼珠子时,蒯瑜忍不住哈哈大笑。

黄怡蓉惊呼一声,往房间里跑去。

蒯瑜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在房间外的石凳上坐下,喝起xiǎo酒来。

很快,换装整齐的黄怡蓉再次出现在蒯瑜面前,将炼制出来的三颗冲天丹送到蒯瑜面前。

“怎么样,师姐很厉害吧!”

蒯瑜翻了一个白眼,没有説话,仔细检验起丹药来,许久才放下丹药。

“药香,药色,药力上基本是合格,但是如果你品质再高一diǎn的话就更好了,这样对于的品质对于年纪太大的的后天境修士来説,成功率并不高,以我的要求,还需要改进。”蒯瑜认真做出评价。

这回轮到黄怡蓉翻白眼了,不满的説道:“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是个炼药奇才啊,这样的丹药,在天狼山脉已经是抢手货了。”

蒯瑜diǎndiǎn头,那不过是他向来对丹药尽善尽美的要求而已,这已经成为他的习惯,一时间该不了。

将乾坤袋一份玉简拿出来,送到黄怡蓉面前。

“师姐,以后意溪峰的炼丹堂就交给你了。”

原本接过玉简黄怡蓉顿时警惕起来,问道:“怎么了,你要去哪里?”

蒯瑜diǎndiǎn头,拿出一对酒杯,给黄怡蓉也乘上。

“父母的骸骨我已经取回,现在灵儿也基本达到玄妙境了,我也放心了,等意溪峰这一关过后,我可能会跟随老祖他们一起去百万山盟,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黄怡蓉不甘的问道:“一定要亲自去吗?不能让老祖他们出手就好吗?”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当然是要我亲自出手了,而且天狼山脉已经不适合我了,我需要的是更广阔的天空,那里才有我寻找的天道。”蒯瑜説完,将杯中的火龙酒一饮而尽。

黄怡蓉也保持沉默,拿起酒杯轻饮一口。

“这是什么酒?什么酿的?”

“火龙酒,以四阶灵果曜日果为主,再辅以三种三阶灵药所酿制而成,怎么样,味道不错吧!”説到这酒,蒯瑜就忍不住得意起来,这可是蒯瑜最新改进出来的,就算是李嗔也仅仅只是闻了一口,就几乎每天都缠着蒯瑜要给他一壶,让蒯瑜不胜其烦。

“四阶灵果,三阶灵药!”黄怡蓉忍不住惊呼一声,真是被这个师弟给打败,为了酿制灵酒,居然耗费如此巨大,可是一想想现在蒯瑜的身家与地位,别説是四阶灵果了,就算是五阶灵果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是自己身为师姐,修为却没有半步精进,依旧保持在后天境后期。跟这个师弟的距离越来越远。

“好,那你记得多回来看看,你这玉简里面有什么需要我注意的吗?”黄怡蓉也叹了一口气,看着眼前俊俏的少年,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就是这个少年在短短一年内崛起,还带领意溪峰冲向巅峰,门派内三十多名玄妙境长老,后天境弟子更是数以千计,其实力已经超过排名第一的湘桥峰。

在蒯瑜的细心解释下与火龙酒的双重陶醉下,黄怡蓉的目光不由得变痴了起来。

这一夜蒯瑜没有离开百药园,当然两人什么事情也没有做,只是安静的聊着天。

半个月后,天空晴空万里,白云飘飘,却被不停飞过的身影给打破宁静。

意溪峰山门外,不到一个时辰内,就聚集了上万修士,这些修士没有一个修为低于造化境,里面玄妙境高手也比比皆是,而且各大主峰势力基本到齐,特别是在意溪峰山门最中间一群人,正满脸仇恨的盯着意溪峰,恨不得立马将意溪峰的护宗大阵给打破。

“我们联合出手,先将这护宗大阵打破再説。”萧天鸣与身旁另外几个年纪相仿之人説道。

四人很快站出来,开始准备各自最强大的攻击,准备攻击意溪峰的护宗大阵。

在护宗大阵下的山门弟子,满脸惊恐的看着飞在高空的四人,那四个现在都是天狼山脉的最dǐng级人物。

观塘峰二长老萧天鸣,湘桥峰大长老剑冲天与峰主剑高峰,最后一人是凤塘峰的大长老赵海明。

此时四人联手一击,声势浩大,甚至超过先天境修士的全力一击,一般的护宗大阵根本就挡不住。

这一diǎn萧天鸣等人也很清楚,所以以来就展开最淋漓的攻击,打算一举打破意溪峰的山门。

三大主峰联手攻打一个主峰的事情,在天狼山脉已经有上千年没有发生了。

只见在意溪峰主殿之上的蒯瑜看到准备联合出手的四人,嘴上露出冷笑,在旁边的一处阵盘上连续打下几处法印,整个护宗大阵顿时焕发蓝光。

萧天鸣四人攻击将至,打在护宗大阵上,只留下阵阵波光粼粼,连给大阵造成一diǎn伤害都没有,让萧天鸣四人脸色顿时一变。

四人不信,再次联手,这一次他们几乎将体内的真气发挥到极致,打出惊天动地的一掌。

在山门内的意溪峰弟子,甚至清楚感受到地动山摇,可是当那巨掌打在山门时,也不过是惊起比刚刚打上一diǎndiǎn的波光粼粼而已,剩下的几乎与刚刚的没有什么两样。

“这是怎么回事?”剑冲天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难道的护宗大阵是由李萧索或者李嗔在主持?”凤塘峰大长老赵海明疑惑的説道。

“这不可能?”对于意溪峰非常清楚的萧天鸣,在这些年来的接触下,几乎将意溪峰的所有底细探测出来,意溪峰的为了节省开支,平时的护宗大阵几乎没有开启,开启后,威力最大就只能抵挡两次先天境老怪的攻击,可是现在两次下去。

对整个大阵一diǎn伤害都没有。

石狮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西安市结核病医院怎么样
陕西医治癫痫病的医院
雅安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苏州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