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战雏第一百六十一章竹子1

2020-01-23 15:09: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雏 第一百六十一章,竹子

正文第一百六十一章,竹子

到了这个时候,朱啸有些害怕了.他赶紧将自己的灵魂之力全部释放出来,可任凭他的灵魂之力如何探查,他还是不能找到木涵的存在。

朱啸重重地拍打一下自己的额头,懊悔地自言自语道:“师父的实力远在我之上,他的灵魂之力更是我所不能及的。要是他想要隐匿起来,无论我如何努力都不可能找到他的存在的。”

无论什么时候知道自己犯的错误的不会晚,朱啸将外放的灵魂之力全部收了回来,随后放出一些灵魂之力,用来守住自己的四面八方。做好了这些布置,朱啸这才安静地等在原地,以不变应万变。

“啸儿啊小额,你真的以为这样子就行了吗?”木涵那无处不在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随后木涵笑着说道,“想要习得三元乱拳,你的拳头就得快!三元乱拳虽说名为乱拳,可它其实一点都不乱,相反,它极其与规律!现在,我就把三元乱拳的规律告诉你,那就是一个字——快!到了极致的快,这就是三元乱拳!只要品你能够快到一定的程度,这样才能让人目不暇接,才能让人乱眼,乱相,乱心!”

木涵一边说着,朱啸的脑袋里面噎也是多出了很多东西,朱啸细细品味一番,这才发现这些都是三元乱拳武技。当然,一个武技是不可能会有这么多东西,更多的则是木涵修炼这个武技时候的经验之谈。

这些经验对于朱啸来说才是最为宝贵的东西,武技他本身当然是重中之重的,但是这些经验则是木涵一点点总结下来的。有了这些经验,朱啸至少要少走一半的弯路。

有关于三元乱拳的东西实在是态度了,突然全部出现在朱啸的脑海之中,他一时间只感觉头昏脑涨,用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的时间才将去囫囵消化了。

“看样子你对三元乱拳已经有一个最为基本的认识了,修炼武技这种东西,记载武技本身的踞其实并没有多大的作用,最为关键的还是后面的练习。这也是为何我将裂空鬼斩传授给你之后,我就一直领着你修炼一般。”

朱啸抱抱拳,真诚地说道:“多谢师父的馈赠,要不是师父你老人家赐予我这样的武技,只怕我朱啸这一辈子都难以接触到这种强悍的武技!”

“咦,这也算是强悍的武技吗?”朱啸颇为不屑地说道,“难道这样的武技也算得上是强悍二字吗?我就说嘛,你需要外出闯荡,老是窝在一个地方,你都变成井底之蛙了!现在要是我遇上了对手,这样的武技我连用都懒得使用!一来是没有多大的作用,这二来嘛,太过消耗元气了!”

木涵是什么境界,朱啸又是什么境界!这些武技在木涵看来自是看不上眼了,可在朱啸看来,这些武技已经是十分强悍了。当然,木涵肯定是看不上这样的武技的,在他们那种境界的战斗之中,自身的元气虽说还是占了很大的一个部分,但他们更愿意借用天地的灵气来参与战斗了。黄阶玄阶武技都是靠的自身的元气来催动,可一旦到了地阶天阶,光是靠自身的元气来催动对于使用的人来说就是一个比价大的负担了。而且地阶天阶的武技之所以那般强悍,也正是因为了他们可以借用天地之间的灵气为己用。

木涵看不上已经不重要了,他的境界就在那里。朱啸笑了笑,说道:“这样的武技师父你老人家自是看不上了,可对于只修炼了一个武技的我来说,它可是最为新鲜的血液啊!我已经有了很多近身战斗的经验了,但愿此次修炼三元乱拳不会那么吃力!”

“所谓武技就是能够让你的元气发挥最强大攻击的一种方法,你对于元气的运用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境界了,眼下再有三元乱拳加以引导的话,你的实力在短时间也应该会有一个很大的飞跃。”木涵安慰了朱啸一番,他的语气一变,喝道,“啸儿,记住了为师的成名武技——森罗万象!”

“咔咔咔咔!”

四周的坚硬的石壁开始变得不坚硬了,顷刻间,不可能长出任何植物的石壁上出现了大量的翠竹与树木。这些翠竹树木虽说是出现在了山洞之中,可是它们却是极其富有生命力,它们全部都长得郁郁葱葱,绿意盎然。

在什么都没有的山洞之中看到了这样的东西原本是应该值得庆贺的,可已经吃够了苦头的朱啸现在可是一点庆幸的感觉都没有,相反,他的心高高地悬着,警惕地注视着四面八方。极其具有生命力的翠竹已经树木,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攻向朱啸。

翠竹跟树木还在疯狂地增多,朱啸咽了一口口水,他不能再等下去了。朱啸的实力并不是很强,而他面对的强者一向的比他强悍。之所以朱啸能够一直安然无恙地活到现在,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朱啸一直都不会等待。

“向来我就不懂得等待,能够让我等待的事情就只有一样,那就是等死!”朱啸操着玄铁巨镰,疯狂地朝着两边的翠竹与树木就砍砸过去。

可是,朱啸的玄铁巨镰刚刚碰到翠竹,原本近在眼前额翠竹竟然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当他的玄铁巨镰刚刚要砸到树木,树木瞬间就朝着旁边挪移了一个位置。

事出反常必有妖,朱啸赶紧朝后跳出两丈。眼下他虽然攻击不到翠竹与树木,可是翠竹与树木却是时常都可以会砸向他。

“哈哈哈,啸儿,经过了这么多次的战斗,你果然变得聪明了不少。知道坚持下去吃亏的是自己,所以远远地跳开吗?”木涵开玩笑地跟朱啸说道,“我只有让你好好玩玩了,不然你会说我这个师父对你不好的!”

朱啸变得更加警惕了,就算是呼吸的时候他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错过了木涵的攻击。不过就凭他这样就能躲得过木涵的攻击吗?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朱啸小心翼翼地不发出一点声音,那木涵自然就是反其道而行之。朱啸想要保持山洞之中的安静,木涵自然不会让朱啸如意!

突然之间,山洞两壁的翠竹树木都开始不停地摇摆着,发出“沙沙沙”的声响。它们这样摇摆起来只是第一步,很快,翠竹像是活过来了一般,几十根翠竹同时朝着朱啸就抽打了过来。翠竹朝着各个方向,速度有快有慢地朝着朱啸抽打过来,朱啸瞬间就陷入两难之地。他可以选择抵挡,可是他也只能挡住其中一部分竹子,而其他的则会落在他的身上。这些竹子全部都是木涵的元气凝聚的,抽打在身上比起鞭子抽在身上痛了十倍不止。

当然,朱啸也可以躲避!可是朱啸的速度虽然快,但是这些竹子已经封住了朱啸所以的退路了。他有心逃开,可是竹子不会让他逃开。一旦他稍有异动,其他的竹子只怕会以一个意想不到的速度全部砸在朱啸身上。

除了面对这些竹子,朱啸是别无他法!朱啸手里的玄铁巨镰一挥,朝着一旁就跑了过去。竹子想要抽打朱啸,那自然不会再像之前那样的虚幻了。朱啸手中玄铁巨镰一挥,那些竹子瞬间就被砸断在地上。朱啸如此疯狂地挥舞着玄铁巨镰,总算是为自己开辟出了一块天地来。

可竹子实在是太多了,朱啸哪里能够全部都劈断。为了考验朱啸,木涵控制竹子攻击的时候显得那么刁钻,待得朱啸劈斩前面的竹子的时候,木涵就控制着竹子攻击朱啸的身后以及左右两侧;待得朱啸抵挡头顶砸过来的竹子的时候,脚底突然会有竹子袭来……任凭朱啸如何挣扎,落在他身上的竹子的数量还是少不了。

在还不到一刻的时间之中,朱啸左右两侧一共被攻击到了三十六次,后背被攻击到了四十六次,前面被抽打到了十七次,而两脚则是被打中了二十八次。虽然才坚持了短短的一刻,可是朱啸发现自己浑身胀痛无比,几乎全身上下都是火辣辣的疼。

朱啸越是抵挡越是心惊,照这样下去,只怕要不了多久他全身上下就会脱掉一层皮了!竹子的数量有增无减,而且抽打过来的速度也更是迅猛了不少。

“不好,要是一直这样下去的话,只怕还不等我修炼成三元乱拳,而我的小命就要丢在这里了!我必须得想一个办法才行。只是这些竹子攻过来的时候杂乱无章,要我……对了,‘乱’,竹子不就很乱吗?既然竹子的速度这么快,那我就只有比它更快!”

朱啸心念一动,身体之中的元气开始迸发而出。紧随元气而至的乃是火焰,刹那间朱啸的全身上下都被一层厚厚的火焰所覆盖着了。宛若火焰的铠甲一般,将朱啸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了。

“你以为这样真的有用吗?啸儿,想要用火焰挡住我的竹子,你这是有些痴人说梦了!”

木涵的打击并没有让朱啸气馁,朱啸随意笑了笑,朗声说道:“师父,到底有没有用也要试过才知道啊!要是不试试,你怎么就知道这个没有用呢?”

“嘿嘿,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啸儿,既然你想要依赖你的火焰,那我就让你连火焰都用不了!”

木涵的声音刚刚落下,朱啸惊奇地发现自己身上的火焰开始萎靡下去了。一开始是萎靡,最终竟然如同潮水一般地褪去,全部被逼进了身体之中。朱啸不由得眉头微皱,他惊奇地发现自己再想要使用火焰竟然都不可以了,身体里面的火焰竟然像是遇到了极其害怕的东西一般。

“在火焰之中,高下的差异竟然这般明显!也难怪了,师父手里的火焰乃是天火境界的,我手里的火焰不仅是从他的火焰之中分出来的,而且要说境界的话,只怕就连灵火境界都算不上。”火焰使用不了,朱啸也就不再强求了。他用灵魂之力四下探测了一番,原以为此时必然可以查到木涵的蛛丝马迹,他发现竟然是完全不能,“看样子是不能探测到师父他老人家的踪迹了,算了,就算探测到师父他老人家又能怎么样呢,还是想想办法对付眼前的情况吧!”

朱啸将元气迅速汇聚到脚底,如此一来他的速度瞬间加快了不少。迅速将四周的竹子全部都击断之后,朱啸将玄铁巨镰一下子插在了地上,赤手空拳朝着竹子就砸了过去。

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赤手空拳来抵挡竹子自然没有用玄铁巨镰来抵挡的时候那么方便了。因此,竹子落在朱啸身上的次数逐渐加多,一时间,朱啸只感觉身上处处都在疼,处处都在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竹子的速度十分迅猛,并非我每一拳都能砸在竹子上,这才是为何竹子击中我的次数会增多的缘故。”原以为自己用手臂能够抵挡住更多的竹子,想不到情况恰好相反。朱啸略一动脑,当即就明白了事情的关键所在。

“所以,要是我想要少受些苦头,那我的速度就得更快!”

朱啸身上的元气随着他的情绪猛地一震,刹那间,朱啸的手臂上充满了元气,他挥拳的速度变得快了不少。从远处开,会发现眼下朱啸像是变成了四个人一般。四个朱啸各守一方,挡住了全部攻过来的竹子,只是偶有一根落在了朱啸的身上。

朱啸要的并非是偶有一根竹子落在他的身上,他希望一根竹子都不要落在他自己的身上,他想要挡住全部的竹子。

“我的速度已经够快了,可是我的速度还能够更加迅速吗?”朱啸猛地加快了挥拳的速度,瞬间,那些原本还能够落在他身上的竹子竟然一时间就不能触碰到他的身体了,“当然,答案是肯定的!”

朱啸不停地挥舞着拳头,而竹子却是再也不能触碰到朱啸的身体了。朱啸俨然已经用拳头为自己搭起了几面墙,就是用这些墙,挡住了竹子的一切攻击。

中国核工业总公司五零四厂职工医院怎么样
安徽金色童年儿童医院
贵阳癫痫专业医院在哪
郑州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徐州能治妇科的医院
分享到: